通州在线,通州新闻网,通州信息网,通州信息港,通州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通州生活 >

只有让心回归简单,生活才会无穷美好!

时间:2018-02-18 08:2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232.com
点标题下方的蓝字可关注湖南教育网官方微信! 岁月在手忙脚乱之中不断流逝,人的情思在乐与忧中不停更迭,回首以前的点点滴滴,最难以从我心灵底片抹去的还是那

点标题下方的蓝字可关注湖南教育网官方微信!

岁月在手忙脚乱之中不断流逝,人的情思在乐与忧中不停更迭,回首以前的点点滴滴,最难以从我心灵底片抹去的还是那段初涉教坛,投身永吉中学的经历。

永吉中学地处华容县最西乡梅田湖,是两省三市四县的交界处,南接南县,西邻安乡,北通石首。永吉的前身是一所坐落在田野中央、四面围沟、由三栋平房组成的校舍。校门面南,由一块水泥碑和两扇铁门组成,在水泥碑上找不到“永吉中学”四个字样,倒是能看到一些好事之徒在水泥碑上留下胡乱的毛笔痕迹。

教师住房夹在两教室中间,中间用一堵墙隔开就成了两间教师住房。隔墙没上屋顶,邻住教师如同处一室。这种结构的住房既好又不好.好在融洽了邻住教师的关系.当初,我住前面,波波住后面,我和波波同时分到这里,我们每天晚上一起备课,隔墙讨论教学疑难,躺下后,我们细声诉说各自的秘密,我们中有一个不发声了,另一个就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很快地进入了梦乡。这种住房不好在藏不住隐私,那些谈情说爱的老师只能用纸笔代劳传情。还记得随着班级的转换,我住到了后面,涛姐住前面。涛姐的老公当时在石首上班,一月一次探亲,每逢此时,叶娭就叫我去和她睡,我不解其意,坚持睡自己的房间。当然,我有注意到涛姐床铺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,但20岁的我就是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,也不曾细想过。一直到自己结婚后,我才知道那嘎吱声是怎么发出来的,才明白叶娭的用意。现在想起来,都对自己的无知感到可笑,很觉得对不起涛姐,涛姐当时也就三十岁,一月一次和老公相会,而我却不曾避开一次。

会议室不到四十平米,作用却非凡,这里是学校最高权力的核心所在,大小会议都在这里召开,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也在这里座谈。同时,这里又是学校唯一文化娱乐交汇的场所,一台十七寸的黑白电视机将所有教师吸引过来,大家在这里聊天,玩扑克,最热闹的是冬天,大家围坐一圈,一起烤树蔸火,电焊似的火苗照亮了大伙的笑脸,烘暖了大伙的胸膛。

食堂走廊是学校唯一铺了水泥的地方。这地方便成了男老师的公共浴室,他们可以穿一条裤衩站着洗流水澡。而女教师只能用脚盆在房间里洗,房间地面是泥土,溅水容易潮湿,于是我们就选择在教室洗,教室面积大,溅点水不算什么,当然,这种洗澡法必须具备两个条件:1、天黑后才能进行 2、必须要两位教师互相配合,轮流看守着洗。

由于学校是多年老地基,地势高,周围环水,周边没住人家,学校前面又是一大块墓地,于是人们给学校加上各种各样关于鬼的传说,再加上确实有几个老师、工友死在学校,很自然永吉中学成了“鬼地”的代名词。

学校盛产蛇,尤其到了春天,各种各样的蛇聚集到这里,雨过天晴,一条条蛇盘在树上晒太阳,那场面虽然恐怖却也壮观。有时,屋顶会突然掉下一条蛇,所以我们老师人人都用蚊帐。有时早上醒来,会发现一条大青蛇挽在自行车龙头上向你点头致意。那蛇好象也挺追逐热闹似的,时常会爬到会议室甩扑克的桌子底下栖息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里蛇多出了名,学校被称“蛇岛”当之无愧,但是却从来没发生过蛇咬人的事。所以老师们认为,这里的蛇通人性,人蛇相处和谐有情。当然,初到这里,会吓得魂飞魄散,心生余悸,可时间久了,也就适应了。

按说,永吉中学的条件是艰苦的,地处偏远,各种建筑、设施都不齐全,就连领导也不愿下到这里来检查,因为学校无法进车,领导要步行三里路才能抵达。然而,就是在那种远离车水马龙的环境中,我们几个年轻人体会不到贫穷,体会不到艰苦,体会不到孤独,感到的只是年轻生命的活力和理想追求的弥珍。在校内,我们不约而同给自己充电,那时,学校根本没成立什么教研机构,但读书、刻写油印、听课评课已成为我们的工作习惯,散步、打球、看电视、侃大山、集体做饭是我们所有的业余生活。

校外,条条路上印下了我们足迹,片片田野都飘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。每天傍晚,我们几个年轻老师都要到学校前的乡间小路上来散步。这条小路东西走向,东到这里最"繁华"的地段永和桥,西上大堤,路的两边是大片大片的田野。我们置身于这散发着泥土气息和果香味道的田园中,捕捉清风扫田野的足迹,倾听庄稼拔节的声音,和泥土亲近,跟橘花儿亲吻,望乡烟袅袅,对夕阳传情。兴致来了的时候,男教师从永和桥买了啤酒、饼干,边喝边唱着“回家”,尤其是兵湖老师,一米八的个头,扭动着比女人还活的腰肢,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。女教师则登上西边的大堤,高歌《亚洲雄风》。那些荷锄回家的农民看到这样的情景,不但不感到惊讶,还要报以我们最亲切的手势表达问候,有的还从树上摘来橘子,从田里抱来西瓜,从土里挖来凉苕送给我们。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这样一派真实的、其乐融融的田园风光里,以土地儿女的身份与农民交往,以农家传播者的职责教授学生,天天充实,刻刻快乐!

遇上天朗气清的日子或节假日双休日什么的,我们一大群年轻人骑着自行车,挨家挨户的家访。路上,我们飚车飞奔,到学生家后,我们苦口婆心。真的忆不清南华、仁义、保卫几个村的羊肠小道上留下了我们多少来来往往的足迹。我只知道:每学期没有哪个学生家我们不曾到过,没有我们不认识的家长,就连农民喂的看家狗对我们的态度也由狂吠变成摇尾巴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